凯发游戏

时间:2019-11-15 19:33:26 作者:凯发游戏 浏览量:71780

       凯发游戏  江雁容踉跄的回到家里,就倒在床上,用棉被蒙住了头。她感到一种被撕裂的痛楚,从 胸口一直抽痛到指尖。她无法运用思想,也无法去判断面前的情况。她一直睡到吃晚饭,才 起来随便吃了两口。江太太静静的看着她,她的苍白震撼了江太太,禁不住的,江太太说:“怎么吃得那么少?”江雁容抬起眼睛来看了江太太一眼,江太太立即感到猛然被人抽 了一鞭,仓促间竟无法回避。在江雁容这一眼里,她看出一种深切的仇恨和冷漠,这使她大 大的震动,然后剩下的就是一份狼狈和刺伤的感情。她呆住了,十九年的母女,到现在她才 明白彼此伤害有多深!可是,她的动机只是因为爱雁容。吃过了晚饭,江雁容呆呆的坐在台 灯下面,随手翻着一本白香词谱,茫然的回忆着康南教她填词的情况。她喃喃的念着几个康 南为她而填的句子:“尽管月移星换,不怕云飞雨断,无计不关情,唯把小名轻唤!… ” 感到心碎神驰,不知身之所在。在今天看到康南的纸条后,她明白,他们是再也不可能逃出 江太太的手心,也是再不可能结合的了。忽然,剧烈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,突然的 干扰使她浑身掠过一阵痉挛。然后,她看到门外的吉普车和几个刑警人员。她站起身来,听 到江仰止正在和刑警办交涉:“不,我没想到你们要调我的女儿,我希望她不受盘询!”  “哎呀,你坐下来嘛,我一定把你画得很漂亮!”“我没有兴趣!”“这些书有什么了 不起嘛,隔不了几天就去整理一番,还是坐下让我画像好!”江麟跑过来,把书从江雁容手 里抢下来,丢到书桌上,一面把江雁容向椅子里推。

         康南目送她那小巧的影子在走廊里消失,关上了门,他回过身来,看到地上有一枝白玫 瑰,这是江雁容准备带回去给叶小蓁的,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落到地下了。康南拾了起来,在 书桌前坐下,案上茶杯里的玫瑰和栀子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,他把手中这一枝也插进了茶杯 里。江雁容走了,这小屋又变得这样空洞和寂寞,康南摸出了打火机和烟,燃起了烟,他像 欣赏艺术品似的喷着烟圈,大烟圈、小烟圈,和不成形的烟圈。寂寞,是的,这么许多年 来,他都故意忽略自己的寂寞,但是,现在,在江雁容把春的气息带来之后,又悄然而退的 时候,他感到寂寞了,他多愿意江雁容永远坐在他的对面,用她那对热情的眸子注视他。江 雁容,这小小的孩子,多年轻!多纯真!四十岁之后的他,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,应该是 十分老成而持重的,但他却被这个纯真的孩子所深深打动了,他无法解释自己怎会发生如此 强烈的感情。喷了一口烟,他自言自语的说:“康南,你在做些什么?她太好了,你不能毁 了她!”他又猛吸了一口烟:“你确信能给她幸福吗?五年后,她才二十三岁,你已将近五 十,这之间有太多的矛盾!占有她只能害她,你应该离开她,要不然,你会毁了她!”他沉 郁的望着烟蒂上的火光。“多么热情的孩子,她的感情那么强烈又那么脆弱,现在可能已经 晚了,你不应该让感情发生的。”他站起身来,恨恨的把烟蒂扔掉,大声说:“可是我爱 她!”这声音吓了他自己一跳。他折回椅子里坐下,靠进椅子里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从衬衫 口袋里,他摸出一张陈旧的照片,那上面是个大眼睛的女人,瘦削的下巴,披着一头如云的 长发。他凝视着这张照片,轻声说:“这怎么会发生的呢?若素,我以为我这一生再也不会 恋爱的。”  “真的,提起读中学的时候,好像已经好远了!”周雅安说,从江雁容手里接过吉他, 轻轻的弹弄了起来,是江雁容写的那首“我们的歌”。“海角天涯,浮萍相聚,叹知音难 遇… ”周雅安轻声哼了两句。“你们还记得一块五毛?”程心雯问:“听说他已经离开× ×女中了。”“别提了,回想起来,一块五毛的书确实教得不错,那时候不懂,尽拿他寻开 心。”江雁容说。

         孩子,我一生好强,从没有向人乞求过什么,但是,现在我向你乞求,回来吧!小容 容!父母的手张在这儿,等着你投进来!回来吧,容容!做父母的曾经疏忽过你,冷落了 你,请你给父母一个补过的机会。儿女有过失,父母是无条件原谅的,父母有过失,儿女是 不是也能这样慷慨?回来吧!容容,求你!  “好!这话是你说的,如果雁容问起你,希望你也这样告诉她!你并不想要她,是不 是?”“江太太,”康南胀红了脸:“我爱雁容,虽然我知道我不配爱,我希望她幸福,那 怕是牺牲了我… ”  “进来吧!”康南说。江雁容和周雅安走了进来,康南接过记录本,大致的看了看,导 师训话及开会经过都简单而扼要的填好了,笔迹清秀整齐,文字雅洁可喜。康南在导师签名 那一栏里签上了名字,再把本子交给江雁容,这本子是要由学术股长交到教务处去的。江雁 容接过本子,对康南点了个头,就拉着周雅安退出了房间。康南望着她们手挽手的走开,竟 微微的感到有点失望,他原以为她们会谈一点什么的。关上了房门,他回到桌前坐下,重新 燃起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     李立维松了手,突然抱住了她,跪在地下,把头伏在她的膝上。他的浓发的头在她膝上 转动,他的手紧紧的扯住了她的衣服。“雁容,哦,雁容。我不知道在做什么!”他抬起头 来,乞怜的望着她:“我不好,雁容,我不知道在做什么。我不该说那些,你原谅我。”江 雁容流泪了。“我爱你,”他说:“我爱疯了你!”  窗外 13康南在他的小屋里生起了一个炭炉子,架上一口锅,正在炒着一个菜,菜香弥漫了整间 屋子。他看靠靠在椅子里的江雁容,她正沉思着什么,脸上的神情十分寥落。  江雁容继续收拾她的书架,终于收拾完了,她满意的望着那些包装得十分可爱的书,欣 赏的注视着那些作家的名字。“有一天,我也要写一本书。”她想,拿起了一本托尔斯泰的 安娜·卡列尼娜,随手的翻弄着,一面沉湎于她自己的幻想里。江麟又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 一个装满水的塑胶纸袋,他望了那面含微笑沉思着的姐姐一眼,就出其不意的冲到书架前 面,把那一袋水都倾倒在书架上面。江雁容大叫一声,急急的想抢救那些书,但是,已来不 及了,书都已浸在水中。江雁容捉住了江麟的衣领,气得浑身发抖,这种恶作剧未免太过份 了,她叫着说:“小麟,你这算干什么?”说着,她拾起那个水淋淋的纸袋,把它扔在江麟 的脸上。江麟立即反手抓住了江雁容的手腕,用男孩子特有的大力气把它扭转过去,江雁容 尖叫了起来,用另一只手拚命打着江麟的背,希望他能放松自己。这一场争斗立即把江仰止 引了过来,他一眼看到江麟和江雁容缠在一起,江雁容正在扑打江麟,就生气的大声喝骂:“雁容!你干什么打弟弟?”

         “算了,算了,”周雅安愤愤的说:“我劝你也别认真,否则,有得是苦要吃… ” “别说了,妈妈来了!”江雁容及时下了一句警告。就把头俯在书本上,周雅安也拾起书, 用红笔有心没心的在书上乱勾。江太太果然来了,她望了江雁容和周雅安一眼,就穿过房间 到厨房去倒开水。江雁容知道她并不是真的要倒开水,不过是藉此来看创她们有没有念书而 已。江太太倒完水,又穿过房间走了。江雁容猜想,她大概已经听到了一些她们的谈话,她 在纸上写了几句话递给周雅安:“念书吧,免得妈妈再到房间里来打转!”  “还说呢!”江雁容笑着说:“那次送本子的事真让人不好意思,谁知道中午十二点钟 他会睡觉,而且房里那么乱!”  她醒了,那个飘散的“我”又回来了,是,她明白,一切都过去了,她没死。闭上眼 睛,眼泪沿着眼角滚了下来,她把头转向床里,眼泪很快的濡湿了枕头。  “我有!你呢?”“我也有!”他紧握了一下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 “雁容,你又发什么呆?这样念书怎么能考上大学?”  像是晴天中的一个霹雳,江雁容立即被震昏了头。她愕然的看着江太太,感到江太太变 得那么高大,自己正被掌握在她手中,她恐惧的想,自己是没有力量翻出她的掌心的,正像 孙悟空翻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一样。她嗫嚅的说:“爸爸已经答应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  “这是有关系的!”康南握住她的手臂,让她在椅子里坐下来,自己坐在她对面,望着 她的眼睛说:“这是有关系的,你应该管,我比你大二十几岁,我曾经结过婚,有过孩子。 而你,只有十八岁,秀丽聪颖,纯洁得像只小白鸽,你可以找到比我强一百倍一千倍的对 象!如果我拖住你,不是爱你而是害你… ”“老师,”江雁容不耐烦的打断他:“你怎么 这样俗气和世故!你完全用世俗的眼光来衡量爱情,老师,你把我看得太低了!”“是的, 我是世故和俗气的。雁容,你太年轻了,世界上的事并不这么简单,你不懂。这世上并不止 我们两个人,我们生活在人群里,也要顾忌别人的看法。我绝不敢希望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 妻子!”江雁容疑惑的望着他,然后说:“我要问你一句话!”“什么话?”“你,”她咬咬嘴唇:“是真的爱我吗?还是,只 是,只是对我有兴趣?”康南站起身来,走到桌子旁边,深深的吸着烟,烟雾笼罩了他,他 的眼睛暗淡而朦胧。  “落——榜。”她吐出两个字,声音的衰弱使她自己吃了一惊。“这不是真正的原因, 我要那个真正的原因!”江太太紧追着问。“哦,妈妈。”江雁容的头在枕上痛苦的转侧 着,她闭上眼睛,逃避母亲的逼视。“妈妈别问了,让姐姐休息吧。”在一边的雁若说,用 手帕拭去了江雁容额上的冷汗。  “你放开我,你这只疯狗!”江雁容喊,挣扎着。“哈哈,我是疯狗,你的康南是圣 人,是不是?好,我就是疯狗,我占有不了你的心,最起码可以占有你的人,叫你的康南来 救你吧!”他拦腰把她抱了起来,丢到床上,她挣扎着要坐起来,但他按住了她。他的神情 像只要吃人的狮子。她气得浑身发抖,嘴里乱嚷着:“你这只野兽!放开我!    ”